寓教於玩,從遊戲中教出好脾氣

香港新聞網8月28日電(記者 黃璇) 兒童成長初期,難以用言語表達情感,通過遊戲可助他們說出心聲。遊戲治療(Play Therapy)成為近年受歡迎的治療方法。只看名字好像很過癮,玩也可以解決情緒和行為問題?其實,玩樂是兒童成長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更可被運用在心理治療上,幫助改善兒童的精神健康問題。

註冊遊戲治療師謝婉雯(Phoebe)向香港新聞網表示,遊戲治療輕鬆的形式容易吸引兒童投入,有效為兒童的心理健康帶來積極的改變,因此近年愈來愈受家長歡迎。在決定遊戲治療是否適合孩子前,香港新聞網將為讀者一一講解遊戲治療的形式、種類、好處。

遊戲治療輕鬆的形式容易吸引兒童投入。(圖片:Unsplash)

什麼是遊戲治療

遊戲治療(Play Therapy)是一種以遊戲為基礎的心理治療方法。治療過程中,遊戲是一種工具,利用遊戲元素的互動性,讓兒童在遊戲中能用其最自然的溝通方式來完全表達及揭露自己的情感、想法、經驗及行為,這樣的過程就是“遊戲治療”。

遊戲治療適合年齡層包括兒童到青少年。謝婉雯稱,有焦慮症、抑鬱症、專注力不足或者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都適合。遊戲治療大多數都是針對個人或者小組進行。

積木是遊戲治療常用道具之一。(圖片:Unsplash)

遊戲形式的種類

遊戲治療通常涵蓋多種遊戲方式供兒童選擇,其中不同的遊戲方式有助於實現不同的治療目標。今年暑假,LEGO樂高首次舉辦DUPLO Academy親子體驗學堂,並邀請謝婉雯到場指導家長如何透過與幼童一起拼砌顆粒及遊戲,訓練幼兒掌握大腦系統一“快思”及系統二“慢想”。DUPLO是樂高家族中專為低齡兒童設計的大顆粒積木,顏色艷麗造型可愛,方便小手來拼搭。謝婉雯分享,今次雖然是第一次與LEGO合作,實際上在她平時的遊戲治療裡經常會用到樂高積木或者DUPLO。

謝婉雯(右)指導家長如何透過與幼童一起拼砌顆粒及遊戲,訓練“快思慢想”。(圖片:受訪者提供)

謝婉雯介紹,系統一的能力是與生俱來,而負責邏輯性思考的系統二則需開發,需要小朋友集中注意力或全神貫注才能夠完成活動。

透過遊戲認清需要vs想要

她指出幼兒的大腦發展未完全,有時未必能理解其他事物,認為一切都可能是一種“需要”(Needs),但其實可能只是一種“想要”(Wants)。因為未被滿足,而又未能好好表達自己,小朋友可能會做出負面的行為,如失控尖叫、哭鬧、發脾氣等等。今次活動家長可以協助小朋友開發系統二。“DUPLO系列當中有許多生活中會遇到的場景盒組,例如花園、咖啡廳、遊樂場等。家長可以教導他們正確的做法或行為,例如玩樂時不應爭先恐後、到超級市場付款時要排隊等。”

暑假過後迎來新學年,謝婉雯分享近期診療的不少案例都和孩子第一次讀興趣班或者上學有關:“第一次上學,有的孩子會哭鬧甚至摳指甲、拔頭髮,這些都是孩子有焦慮和壓力的表現。”由於他們入讀幼稚園是人生中第一個轉捩點,面對全新的環境,普遍都會出現自信心下降的現象。小朋友透過玩遊戲,例如用DUPLO裡的學校場景做一些角色扮演,讓孩子代入老師的處境——如果成為老師,面對哭鬧不停的孩子,老師會有什麼反應、會怎麼處理等等。幾個階段下來慢慢會適應校園生活。

“很多時候孩子發脾氣、固執等行為,從遊戲治療的角度來看,只是小朋友認知不足,他們只知道從他們的角度看事情,會覺得很多事都不順意、不理解,這時候我們會嘗試將小朋友的‘數據庫’擴大,將他們的認知層面加深。”

善用遊戲做為媒介,從中引導孩子表達想法。(圖片:Unsplash)

善用遊戲做為媒介,除了可以幫助孩子更會玩,也能從中引導表達想法、情緒察覺、調適及應對,讓孩子快樂成長。在與孩子一同遊戲過程更加了解孩子,也能增進彼此的親子關係,從遊戲中教出好情緒。

香港的註冊遊戲治療師

謝婉雯介紹,目前註冊治療師以美國、英國、澳洲認證為主,而這3個國家的註冊門檻有所不同,“我自己是美國遊戲治療協會(APT)認可的註冊遊戲治療師。以美國來講,註冊體系有5個標準:1)有心理輔導相關行業執照,例如醫生、註冊護士、註冊社工;2)在協會認可的大學內獲得精神健康相關的碩士或以上學位;3)150小時的遊戲治療培訓;4)累計350小時有督導的遊戲治療直接服務經驗;以及5)35個小時的遊戲治療督導,跟進自己的進度。”

【編輯:黃璇】
热门文章